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_第10章 打算搬出去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0章 打算搬出去 (第1/3页)

  许怀义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时,屋里静的落针可闻,等他出了正房,里头还是没一个人吭声,自然也没人拦他。

  他要走就走!

  无声即是默许。

  躲在窗户底下偷听的李秋华,看着他的背影进了西厢房,脑补了一下他此刻悲怆的情绪,满脸激动奔回自己屋,一进门,就迫不及待的道,“他爹,咱以前看走眼了啊,老三,你知道老三是个啥人吗?老天爷哎,啥闷葫芦,三棍子打不出个屁啊,他那张嘴,吧啦扒拉的跟炒豆子似的,咱娘都让他给挤兑哑了……”

  许怀礼见不得她咋咋呼呼,拧着眉斥道,“好好说,到底咋回事儿?”

  李秋华拍拍胸口,深吸几口气,这才细细的把刚才的事儿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,连许怀义的语气都拿捏的活灵活现。

  许怀礼听完,啐了一口,冷笑道,“我就说吧,会咬人的狗不叫,都是一个娘生的,他能是个傻的?”

  李秋华到现在都还处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中,“他真是装的啊?”

  许怀礼吊着眉反问,“不然呢?一个人还能说变就变?”

  李秋华不解,“那他之前为啥装呢?装老实巴交的有啥好处?谁都能踩一脚欺负,家里啥脏活累活也都是他的,当上门女婿这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事儿,也落他头上,他装,总得图点啥吧?”

  许怀礼皱眉琢磨。

  李秋华不敢打扰,紧张的盯着他。

  半响后,许怀礼忽然猛地一拍大腿,“我知道了,他肯定是图顾家啊!”

  “啥?顾家还有啥可图的啊?”李秋华撇嘴,“就算有银子和书,那也都让娘攥手里了,他能捞着啥了?图上门女婿的名头吗?被人戳脊梁骨,到哪儿都低人一头,这辈子是没啥指望了……”

  许怀礼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道,“也许,顾家还藏着啥值钱的东西是咱们都不知道的呢。”

  李秋华不太信,“可能吗?”

  许怀礼瞪眼,“往后你只管盯着就行,其他是爷们的事儿。”

  李秋华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